咨询热线
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新闻资讯
产品展示
成功案例
联系我们

产品展示

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展示 >

一个女工之家的歌与惑

发布时间:2018-12-16 15:01

一个女工之家的歌与惑

今年9月3日在首都北京举行的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盛典上,共和国56名将军首次担任领队,雄视阔步、集体出征。辽阔的长安街上、雄伟的天安门前,闪耀的将星成为一道震撼人心的独特风景。

非常荣幸,我们有机会采访这些将军领队,并撰写了长篇通讯《将军领队:雄师列阵排头兵》,刊登在军报阅兵特刊上,引起了广大读者的热烈反响。

每一名将军都是一部传奇。56名将军领队雄师列阵当先锋,他们来自祖国各地、从事不同岗位,如何去为他们集体画像,考验着军事记者的观察能力、感悟能力和表达水平。

就像多棱镜最能折射太阳的光辉一样,我们选择用多维视野去观察和感悟共和国将军领队的形象风采。

在研究将军领队采写思路时,我们反复思考这样一个问题是:96米长的分列式通道、正步128步、时长1分多钟

正如我们用坐标系来标定一个物品的具体位置一样,此次观察共和国将军的首次集体出征,我们首先选择将他们放在世界的大坐标系中,给中国将军的集体出场一片辽阔的背景。

用世界眼光观察,以世界新军事变革要求衡量,中国的“将军样子”应该如何面向世界豪迈树立?在这次采访中,我们特意选择了两位走出国门的将军典型。

一位是中国现代海军将领的典型代表。我们在通讯中言简意赅地描述他:翻开某装备方队领队、南海舰队副参谋长李晓岩的“战斗履历”,可谓光彩照人:海军首批飞行员舰长、我国航母接装训练首任指挥员;飞过5种机型,驾驭过6艘驱护舰;曾指挥中国海军编队首次穿越麦哲伦海峡。

这位“中国航母平台首任舰长”的传奇经历,已经呈现出鲜明的“世界性”:2000年,时任“深圳”舰见习舰长的李晓岩便和战友一道,实现了中国海军舰艇编队首次航经“三大洋”、首次访问非洲大陆、首次闯过好望角的设想。

稿件见报后,一位网友评述称:“虽然着墨不多,但一位可与世界海军强国的将军们相媲美的中国海军将领的威武形象跃然纸上。”

另一位则是武警部队的将军典型代表。虽然武警为内卫部队,但放在世界视野里来审视,这位武警将军顿时被赋予了“世界色彩”。文中,着墨同样不多:将为卒之先,沙场当先锋。武警部队抗战英模部队方队领队、北京总队副司令员徐平领衔组建中国武警“雪豹突击队”,授称5天后便赴俄罗斯参加中俄“合作

此次采访中,同第二炮兵某基地司令员李军将军的谈话,极大地打开了我们的“世界视野”。这位“博士将军”对世界军事强国的导弹发展趋势侃侃而谈,见解十分独到。他对许多国家的武装实力和导弹发展水平了如指掌,细微到每一个具体参数。

“一名将军必须具有世界眼光,瞄准世界一流进军!”采访中,我们记录下的李司令员的这句话。这既是他自己的心声和追求,也是56名将军领队共同的心声和夙愿。

在通讯稿《将军领队:雄师列阵排头兵》中,我们特意写到了这样一段:抗战时期,国民党爱国将领续范亭前往延安考察,见到八路军总司令朱德和普通战士一样,穿粗布衣、睡木板床,感慨赋诗:“时人未识将军面,朴素浑如田舍翁。”

白求恩医疗方队领队、解放军总医院政治部主任田鸥扎扎实实继承了这种“官兵一致”的优良传统。作为此次阅兵中唯一的女将军领队,56岁的田主任和方队400多名女兵同住宿舍楼,每天清晨和女兵们一起排队洗漱

每一位将军领队,都是人民军队成长历史长河里一颗璀璨的星星。军事记者记录的是今天的新闻,留下的必将是明天的军事史。如何用历史的视野解读将军领队,使新闻通讯稿具备历史的温度?为此,我们决定向历史深处回溯,书写将军领队们的历史传奇。

首先,我们将目光瞄向了硝烟弥漫的战场。两位曾经浴血战场、立下战功的将军,进入了我们的视野,跃动在我们的笔下:虎狼之将,方能带出虎狼之师。“华南游击队”英模部队方队领队、42集团军参谋长陈相文,上世纪80年代两次参战,曾两次荣立三等战功。撩起右腿裤管,他小腿上3处弹伤疤痕格外醒目。

陈相文将军“战火功勋”的历史,引来网上一片赞叹声。一位网友发文说:“南疆参战、组建特种部队、首批进驻香港军营、担任全军

另一位同样“历史积淀”厚重的将军,则是百团大战“白刃格斗英雄连”英模方队领队、第14集团军副军长邓志平。这位曾在老山前线立下二等战功、曾在鲁甸抗震中与战士一起睡帐篷的将军,接到阅兵命令当天便身背行囊奔向火车站。这天,正是将军的生日

一名网友慨然赞叹邓志平将军:“老山前线立战功,抗震救灾建奇功。这样的将军,本身就是一本历史教科书!”

时间是最好的熔炉。在采访中,我们用历史视野来解读将军,看到了不少将军走过的时光足迹,也感悟到了流淌在他们血脉深处的红色基因。在装备方队领队里,总参信息化部副部长安学、空降兵15军副军长景涛,这两位将军皆出身红色革命家庭,他们的上辈都曾经加入八路军,在民族危亡之际浴血抗战。

红色血脉传承,代代精忠报国。32年前,从北京大学毕业的安学毅然选择携笔从戎,一腔热血奉献军营。

30年无战事,人民军队承平日久。在和平环境里成长起来的新一代共和国将军,能否担负起“能打胜仗”的现实使命?采访将军领队,需要用现实的视野去感悟他们当下的能力素质和精神状态。

8月12日晩23时,我们在灯光如昼的阅兵训练场,还见到了浑身衣服湿透、一丝不苟和战士们一同踢正步的陈相文将军。“华南游击队”英模部队方队队长蔡云藩告诉记者:“,踢起正步砸地生坑。也许你很难相信,一名年过半百的将军,竟然训练出了令年轻战士也羡慕不已的六块腹肌!”

另一个星月西沉的深夜,我们路过“狼牙山五壮士”英模部队方队宿舍楼。整栋宿舍楼静悄悄,训练一天精疲力竭的战士们都已进入了沉沉的梦乡。谁能想到,将军领队、第65集团军军长张海青的宿舍里还亮着最后一盏灯。

我们了解情况之后,在通讯中这样描摹这位将军在阅兵训练基地的一夜:尽管白天的队列训练让他满负荷运转,但远在千里之外的集团军部队演习,仍牵动着他的心。修改计划、谋划演习行动

“阅兵是没有硝烟的演习!”面对记者,张海青的话语掷地有声:“带兵打仗、练兵打仗才是我军高级指挥员应有的好样子!”

我们乘车赶往空中梯队阅兵训练基地时,只见天上战鹰翱翔,庞大的陆航机群遮天蔽日。总参陆航部宣传处长石少华告诉我们,领头护卫国旗的长机机长,就由总参陆航部副部长陶炳兰将军亲自担任。

由于训练任务繁重,陶炳兰将军几乎天天驾机飞在天上。记者利用吃午饭时间,匆匆采访他。陶将军一边嚼着饭,一边语气坚定地说:“将军领队,关键在一个

通过现实视野的观照透视,记者更加深深明白这样一个道理:腐败的“军老虎”只是部队的极少数。绝大部分将军,正担负着神圣的现实使命,奋战在“谋打赢、练打赢”的实践一线。他们无愧于这个时代,他们无愧于三军统帅的检阅!

“将军双鬓染秋霜,壮心犹能化碧涛。”采访将军领队的日子虽然远去了,但一位位共和国将军的形象风采,已经深深烙印在我们的记忆深处。随着时光流逝,他们的身影将如同远处雄浑的燕山山脉,愈来愈显高大巍峨

70年前结束的万里长征,是20世纪的人类壮举,它庄严宣告:代表中华民族根本利益的中国共产党人是不可战胜的!

70年前的中国工农红军,靠什么战胜了数倍于己的强敌,靠的是拼死杀出一条生路的血气,在挫折迷惘中闯出一条光明之路的勇气,为穷苦百姓打江山的浩然正气!

气壮山河的长征,永远是一本读不完的教科书;功垂千秋的红军,永远是新世纪军人最崇敬的光辉榜样。

长征路是什么路?严格说是没有路。在沟壑纵横、激流咆哮的漫漫征途中,是红军用双脚踩出了一条路、用枪炮打出了一条路、用鲜血和身躯铺出了一条路。

在这条路上,作为一名军人,要挑战生理极限、心理极限,要忍受饥饿和伤病的折磨,要经受风霜雪雨和枪林弹雨。即使高级将领,也要随时准备牺牲。

在这条路上,作为一个政党,要战胜教条主义桎梏,要经受党内路线斗争的考验,要领导中国革命走出危机,要为抗日救亡和中华民族的复兴寻找出路。

二万五千里长征,只有共产党领导的工农红军才能创造这样的奇迹。毛泽东豪迈地说,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于今,历史上曾有过这样的长征吗?没有,从来没有。

打仗须有英雄气概,古人云“夫战,勇气也”。红军敢于拼杀的士气、与敌血战到底的豪气,饱满、持久,压过一切强敌。

攻占娄山关,敌我双方相向朝娄山关进发,距离大致相等,而红军比敌人还晚出发两个小时。就在敌军距山顶两三百米时,红三军团100多名官兵已登上制高点。

飞夺泸定桥,红4团的官兵忍着饥饿,冒着掉进滚滚江水的危险,一昼夜急行军120多公里,赛过了对岸增援的敌人,抢先占领泸定桥。而对岸的敌人,却停下来生火做饭

如果红军冲锋陷阵的精神稍微弱一点,就不可能先敌抢占娄山关,不可能飞夺泸定桥,中国革命史可能就要改写。但历史不存在“如果”,红军的字典里也没有“如果”。

在敌陆军第37师的战斗详报中,曾感叹自己的部队“行军力不强”,追击中不能坚持到最后5分钟。在敌陆军第15师“剿匪”详报中,附有6条感想,最后一条是:“我军一切成分,均较

长征路上恶战多,恶战方显英雄本色。突破天险腊子口,担负强攻任务的红6连向敌人发起多次冲锋,28人的突击队拼得只剩下2人,桥上桥下铺了一层手榴弹片。

这是一条用草鞋走出的光明之路。真诚地相信党,无畏地跟党走,长征路上衣衫褴褛的红军战士表现出令人敬仰的理想信念和志气。

在罗家堡战斗中负伤的红六军团第16师政委晏福生、在大渡河阻击战中受伤的营长李庸,拖着伤躯,找到了红军队伍。途中,晏福生还带伤渡河

红军女战士姜秀英的脚趾受伤了,挥斧砍掉了自己溃烂的脚趾,以坚强毅力坚持走完长征路。

过草地,红军吃野菜、吃皮带、吃皮鼓,吃遍草原上能吃的一切。有一封电报曾这样描述:“红一军团此次因衣服太缺和一部分同志身体过弱,以致日牺牲者约百余人。”后续红三军团派人专门负责掩埋红一军团官兵的尸体,看到有的遗体被秃鹫啄开,红军将领们泪如雨下。一位老红军在70年后谈及此事,仍悲痛至极:“草地上一具具烈士遗体,成了明显的路标。”

雪皑皑,野茫茫。一具具冻僵的红军遗体都卧向前方。这就是钢铁的红军,即使只剩下一个人,也始终相信:只要跟党走,革命一定能胜利。过了雪山草地,当地群众视红军为从天而降的“神”。

红军的士气哪里来?是血气方刚、充满锐气的各级指挥员和共产党员带出来的。冲锋时,共产党员喊的是“跟我上”,敌人喊的是“给我上”。一字之差,勇怯立判。

血战湘江时,红14团团长、参谋长、政治处主任全部英勇牺牲。师参谋长胡震请缨上阵指挥,就传来阵亡的消息,以至于师长“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红18团长征途中四易政治委员。余秋里、杨秀山负重伤,董瑞林、周声宏相继牺牲,4位政治委员前赴后继,热血洒在同一个战斗岗位。

瓦屋塘战斗中,时任红5师师长的贺炳炎面对敌人重围,端起机枪杀开一条通路,他的右臂6次负伤。战斗结束后,必须立即截肢,当时无手术器械,只好用伐木头的锯子锯臂,且没有麻醉药,他咬烂了含在嘴中的毛巾。贺龙特意用手绢包起两块碎骨,用以激励官兵:“看看,这就是共产党员的骨头。”这样的骨头,如钢似铁。

在西北“剿共”的张学良对身边的将领们大发感慨:红军经过二万五千里长途跋涉,还能击败东北军,是值得深思的。我们都是带兵的,你们谁能带?谁能把队伍带成这个样子,带得都跟你走?还不是早就带没了。

共产党领导的红军与国民党军队有着本质区别,红军指挥员与军阀有着本质区别。长征路,把这种区别展示得淋漓尽致。

红军有战胜强敌的底气,这种底气来自人民坚定、无私的支持。正如胡锦涛总书记所说:“我们党的根基在人民、力量在人民。”

如果单从人数、后勤保障条件来讲,国民党是强大的,有飞机、大炮,以及源源不断的弹药和补给,动用的总兵力数十万人,是中央红军的10多倍。

红军则不同,莫过于从敌人手里夺来的重机枪和迫击炮。但红军始终没被拖垮、打倒。国民党在战斗详报中称:“我以数倍之众,沿途堵截穷追,愧愤莫名”。

打仗,打的是武器装备,打的更是人心向背。长征经过10多个省,很多是少数民族聚居区,很多群众对红军并不了解。红军在短短几天里,就能聚集人气,使百姓从“躲红军”到“迎红军”。真是得人心者得天下。

行动,是最好的“宣传队”。红军所到之处,给穷苦百姓分田地、分粮食。红军有超乎想象的约束力,再饿,不抢老百姓的粮食;再冷,不擅进民宅。

而国民党部队所到之处,无不欺压百姓,搞得民怨沸腾。连他们自己也承认:因过去军队纪律不良,民众都在躲避我们。这样的部队貌似庞大,实际上是与劳苦大众离心离德的“孤家寡人”。

战争“以正合,以奇胜”。面对残酷的战争,任何人都很难做到“从容不迫,而长征创造了战争史上的旷世奇迹,留下了“毛主席用兵真如神”的千古佳话。这一切源于创新出奇的韬略、打破“框框”的勇气。

红军长征中很多战例,成为中外战争史上的“经典”,吸引无数军人痴迷研究。其中,“以空间换时间”的大规模运动战,更是精彩绝伦。

遵义会议后,红军摆脱党内严重的左倾教条主义的束缚,突然有了“灵气”。毛主席打破常规,实行高度机动、灵活的作战方针,有时走老路、有时走新路,有时走大路、有时走小路,有时向东、有时向西,牢牢掌握战争的主动权。其绝妙之笔是“四渡赤水”,将国民党几十万追兵远远甩在身后,取得了战略转移的决定性胜利。

蒋介石南攻北堵的大渡河会战,妄想使红军成为“石达开第二”,尚未把人马调拢,就宣告破产。一条小船、13根铁索,改变了中国的历史。有人说:“红军在此夺取的不仅仅是13根铁索,而是整整一个时代。”

“夺取”时代,须站在时代的前列,有创世之举。长征之前,毛泽东就有许多引领时代的伟大创新:“农村包围城市”、“支部建在连上”、“敌进我退,敌疲我打,敌退我追”的游击战术原则等等。这些创新一次又一次推动着中国革命大踏步前进,在我党我军历史上产生了极其深远的影响。雄才大略的毛泽东,是勇立时代潮头的巨人。

红军的队伍,战士平均十七八岁,由二十出头的师、团长带领,在一批三十岁上下的将领指挥下,所向披靡。红1团强渡大渡河,指挥作战的团长杨得志24岁。红4团飞夺泸定桥,敢冲敢打的政委杨成武20岁。就是这两个红军团,数次担任中央红军先遣队、先行官。韦尔斯认为,其前途你无须担忧,“红军是不能征服的!”

朝气是年轻人的优势,并不是年轻人的“专利”。长征路上,还有年过半百的徐特立、谢觉哉等老人,他们老当益壮,豪情满怀。谢觉哉带了一枚“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内务部”的印章。途中,他宁可把毯子扔掉,也要把印章挂在脖子上,一直到陕北。

红军万里长征所具有的勇气、朝气、骨气、人气和敢为人先的英雄气概,是人民军队青春永驻、战无不胜的强大精神动力。

理解长征,就能理解我们这支人民军队。在抗日战争、抗美援朝、边境自卫反击作战以及和平年代支援地方经济建设、抢险救灾中涌现的英雄们,其身上都洋溢着红军长征中的那么一股子气、那么一股子劲。董存瑞舍身炸碉堡的英雄豪气、黄继光堵枪眼的非凡勇气、邱少云在熊熊烈火中严守纪律的极强定力

今天,我军方方面面条件都得到极大改善。我们遇到的困难无法与红军长征时所遇到的艰难险阻作量上的比照,能比的是那么一股子气、那么一股子劲。有了这样的“气”和“劲”,再艰巨的使命都能履行好。邓小平曾说:“没有一股气呀、劲呀,就走不出一条好路,走不出一条新路,就干不出新的事业。”

微信二维码
地址:
24小时咨询热线: